没品+4chan笑话集:听说Steam上架了绿帽模拟器,这就是PC玩家的优越所在吗?

本栏目每周摘取来自没品笑话网站Sickipedia的(可能火星的)段子与4chan社区的(可能火星的)帖子集。Sickipedia网站是由英国人所开办的百无禁忌笑话聚合站,其中各类种族/疾病/状况歧视段子最受到欢迎。4chan匿名社区则被称为网络的下限,但在其中,偶尔也会见到智慧与温暖的光芒。
因为简介每次都是复制粘贴的,所以刚想起应该重新写一下-o- 随便啦。


  

没品选段

  
☆ Facebook问我在想些什么,Twitter问我在做什么,Google问我在哪里,互联网已经变成了我的女朋友。
——shaker
  
☆ 我在流浪汉的杯子里放了点零钱,身边一个女人说:“你知不知道,这些人里有的家里房子可大呢。”我说:“这个绝对没有,因为昨天就是我把他赶出去的。”
——sticky
  
☆ 会为“毁掉环境祸害了下一代”这种事感到难怪的人,八成都是没和小孩子们在一起呆过很久吧。
——shaker
  
☆ 我回家时发现妻子跪在地上双手撑地。
  “怎么了?”我问。
  “我胸很痛。”她说。
  “你是跪在自己的奶子上了。”我说。
——Stallion
  
☆ 如果你买一盒卫生纸,单纯是用来擤鼻涕,那你就知道自己是年纪大了。
——KIMJONGTRUMP
  
☆ 昨晚我一不小心用手机拨打了999急救热线。
  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很蠢,我就把自己的房子给烧着了。
——lickmyminge
  

  
☆ 我今天去面试工作,快要结束时面试官问我:“你有什么缺点吗?”
  我说:“我总是在面试的时候让自己失望。”
  他说:“我觉得你表现很不错呀。”
  我说:“你他妈当然这么觉得了你个傻逼!”
——RoryB
  
☆ 我觉得我女朋友可能不爱我了。
  最近我们要嘿咻的时候,她都问我能不能先给她下蒙汗药。
——Scotty
  
☆ 我听见爸妈高声嘿咻的时候,本觉得形势已经不可能变得更糟糕了。
  没想到然后我妈就开始喊我的名字。
——Scotty
  
☆ 老婆抛了个媚眼给我说:
  “这个圣诞节,我想要一根硬硬的大JB。”
  我可去他妈的吧,我怎么可能花钱给她去做变性手术呢。
——Nailedit
  
☆ 英国失业率降到44年来最低:难怪工党选民们讨厌保守党啊——政府不停让他们去工作嘛!
——Bomber
  
☆ 没有爱的性,是一种空虚的体验。
  但就空虚的体验来说,可以算是其中最好的一种了。
——dickmorningwood
  
☆ 我妻子过世的那一天,我经历了自己一生中最大的痛苦。
  开香槟时不小心瓶塞打到眼睛了。
——wasp
  

  

信口雌黄


 

保持乐观


 

适者生存


 

且行且看


 

解决之道


 

天然克制


 

颠倒黑白


 

国民气质


 

额外意义


 

无需模拟


 

审美疲劳


 

别出心裁


 

百般刁难


 

魔法大战

本周最大新闻,莫过于J·K·罗琳在推特上发表支持反跨性人士言论而遭致进步人士围攻一事。由于“跨性别”这一主题在我国国内仍然没有太多土壤,这意味着要想解释清前因后果绝非轻易之事。虽然在过去的许多笑话集中曾出现过许多关于跨性、变性、排跨基女(TERF)内容,但由于这些内容通常集中于激化矛盾和挑事的层面,对于实际了解相关话题没有什么帮助。
对于此次事件,大致需要了解以下几点:
– 近年来,西方逐渐用“跨性”(transgender)一词取代过去的“变性”(transsexual)一词,前者是对于“性别认同或表达与自身指定性别(即出生时的生理性别)不同人士”的统称,后者如今一般专指施行过变性手术的跨性人士。反过来,亦有一些人因此用“跨性”一词作为贬义,专指“不考虑进行变性手术的跨性者”。
– 本次事件的缘起,在于非营利组织全球发展中心的一名英国员工Maya Forstater在2018年发布了一系列从立场上符合“排跨基女”的言论(推特源链接:https://twitter.com/MForstater/status/1046450304986812416 ),而因此被认为反跨并被解约/取消续约。对此她表示不服,向伦敦就业法庭提出诉讼,称这些言论是个人观点受到保护。

– Maya的言论是彻底反对变性的,但实际上她的这一系列推特是针对当时英国准备修订《性别认同法》、在“改变法定性别”的需求中删除“需要提供医学证明,并在申请前已经至少以目标性别身份生活两年”这一条而做出的,因此许多并非激进排跨的人士和认同变性但反对非变性跨性或对其抱怀疑态度的人士同样可能因为该事件下场。
– 12月18日,法官驳回Maya的诉讼,认定其“对于性别抱持绝对论……她坚信自己可以用自己认为适当的方式去称呼其他人的性别,哪怕这样做会侵犯对方的尊严且/或创造出威慑的、敌对的、侮辱的、羞辱的、冒犯的环境。这种做法在民主社会中不值得受到尊重。”并表示“没有任何东西阻止起诉人组织或倡议反对对于《性别认同法》的修订,她也可以陈述自己的观点说有一些空间应该只属于出生时指定性别是女性的女人。但她在做这些事时,并不需要坚称跨性女人是男人。正是因为她的这一观点必然会侵害他人的尊严,所以她不受到2010年就业平等法的保护。”
– 在判决宣布后,Maya继续坚定立场,称“性别(sex——在跨性相关的讨论中,有时用sex指生理性别而用gender指社会性别)是生理事实,是不可改变的。只有两性也就是男和女,男人和男孩是男性,女人和女孩是女性。想要改变(生理)性别是不可能的。直到很最近的时候,这是几乎被所有人认同的很基本的事实。”
– 在此前提下,J·K·罗琳发布推特,表示支持Maya。

– 由于罗琳在跨性别问题上早有前科,曾有多次点赞反跨性人士的先例,而每次事发后都通过公关和发言人表示点赞只和具体推特有关、并不涉及跨性别相关的立场,因此在一些进步人士眼中,罗琳早就是一个喜欢暗暗推动反跨言论而自己随时撇清的人设。本次推文是她第一次就相关问题直接发声,却依然在推文本身中对Maya的具体言论不做任何提及,仿佛是故意将“不可能变性”的言论与“性别是真实存在的”的描述等同,更进一步引发了相关人士的愤怒。

供参考,关于TERF的一些过往内容:2018年8月26日“你们都没有小JJ”2019年8月4日“激化矛盾”

当然,对于一贯歧视与敌视跨性群体的/政治版/用户们来说,这主要是个幸灾乐祸和落井下石的机会。

 

 


 

最后GIF:

 
……这就是你不陪我玩的理由?